外籍人士到中国工作必须取得工作签证

2020-11-08 18:11

新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境入境管理法》7月1日开始正式实施,其中加大了对“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外国人的处罚力度。据新法第四十三条规定,外国人未按照规定取得工作许可和工作类居留证件在中国境内工作的,属于非法就业。而第八十条规定,非法聘用外国人的,将处每非法聘用一人1万元,总额不超过10万元的罚款等。

而据同城媒体报道,今年1月21日,庄顺福等13名广东省人大代表提出建议,希望政府以广州、深圳为试点,开放相关政策,允许引进外籍保姆,填补保姆“缺口”,提高家政服务的水平。

莫小英表示,目前广州高素质家政人员还十分短缺,建议政府可适度放开菲佣准入,对当地家政行业形成竞争机制,逼迫本地阿姨提高职业道德、操守和技能。

该中介公司任小姐私底下向记者道出实情,“她们在广州的菲佣现在基本都没有签证或者签证过期,她手头上只有一个有签证的菲佣,对方月薪报价要6500元,比一般菲佣高1500元。”

按照1996年中国颁布的《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外籍人士到中国工作必须取得工作签证。而能获得工作签证的群体以高级专业人士为主,菲佣只是劳务输入,且其雇主是家庭而非单位。

任小姐主动约记者进行菲佣的面试。6月26日,记者按其指引来到位于广州德政北路达信大厦22楼的“广州玛丽家政”公司,任小姐接待了记者,并热情地询问对菲佣的要求。几分钟后,一名叫roselyn vargas的菲律宾女性前来见面。记者对于roselyn vargas并不陌生,关于她的资料此前已被放上中介公司网站上供人浏览。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这些地下菲佣中介机构之间也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得知记者与三一菲佣公司等其他中介有过接触后,任小姐称,如果觉得满意,先签个简单的协议,菲佣roselyn vargas护照现场就可以带走,作为抵押。她还多次表示,菲佣目前在广州很抢手,如不尽快签约,很快就会其他雇主带走。

不过,莫小英坦言,“我们本身就有大量的城市下岗工人和农村富余劳动力,菲佣就业合法化短期内难以实现”。她称,鉴于政策尚未放开,建议雇主暂时不要雇请菲佣,以免惹来各种不必要的麻烦。(完)

在广州,这些菲佣可能并不只通过一家中介机构寻找雇主,而是大量撒网,多方出击。“你有没去其他中介面试过菲佣?可不要面重复了!”任小姐曾不经意间对记者说了这么一句话。

广州三一菲佣服务公司王女士则表示,其公司旗下大多菲佣的签证的确都已经过期,最坏的情况就是她们被发现后就要被遣返回国。

“广州三一菲佣服务公司”王女士也承认菲佣在内地尚未合法化。但她同时称,应对法律方面,其公司具有长久的经验。“我们的菲佣都有专门培训过,菲佣在你家住的话,如果有人举报,她会跟盘问的人说:她与户主是朋友关系,只是来家里玩、参观旅游,是合法行为。况且别人也难以有证据能说明她在做家务活。”

虽然roselynvargas和evangeline atienza都说会做中国菜。多名中介机构人员却均表示,菲佣绝大多数家务都可以做得很好,唯独做菜不好吃,客户普遍反映菲佣做饭不合胃口。

“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广州所有的雇主没有一个人被查过到。”任小姐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很足。

“菲佣在中国不合法”,记者提及雇请菲佣需要办理何种法律手续时,任小姐毫无避讳地说。她还支招:警察一般不会到市民家里来查问,“如果有生人来敲门,你也可以不开门”。

一家叫“广州玛瑞菲佣服务”的家政中介建立了自己的网站,旗下16名菲佣的名字、个人照片、从业年数、家政技能等资料统统可以轻松查询,其中大多资料下被标明“已聘”,少量则为“待聘”,每名菲佣还附有简短的自我介绍视频。

“菲佣其实挺安全的,比国内阿姨还安全。”任小姐称,菲佣的护照会押给雇主,因此不需要担心她们偷东西、跑掉或是发生其他不好的行为。她多次强调护照在雇主手上带来的安全保障。

任小姐称,菲佣很重要的优势在于能讲英文。记者事先提出,要找的菲佣最好英语口语好一些。事实上,roselyn vargas英文水平一般,且口音较重。她听不懂、也不会说中文。

该中介另一名41岁的菲佣evangeline atienza则称,自己拥有大专学历,可以当小孩的英语家教,擅长做清洁、照顾老人小孩等。与roselyn vargas不同的是,她还能听懂一些中文。

roselyn vargas坦言,她已经结婚并有个儿子,但因为家庭经济困难,与丈夫并没有领证,更未举行婚礼,这让她十分遗憾;从遥远的家乡来到中国工作,只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在她的眼中,“中国人都有钱,也很友好。”

任小姐称,菲佣跟中国人的长相实际上没有两样,没人会无端端去查她们,且菲佣她们有自己的“生存之道”,雇主完全不用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虽然菲佣在华就业为政策所不容许,但事实上雇佣菲佣行为在广州又事实上是存在的。至于广州的菲佣市场规模有多大,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对此也表示难以估算。

据莫小英了解,广州菲佣大多集中在祈福新村、二沙岛、珠江新城等高档小区。在广州珠江新城君盈新鲜街市,一位女摊主告诉记者,偶尔会有菲佣来买菜,尤其周末比较多,她们多半不会说中文,但会讨价还价,通常靠比划手势完成交易,有时候她们还会写好单据,上面列明菜名、价格、斤两。

莫小英说,由于近年来中国与菲律宾关系紧张,不少菲佣选择了离开,因此目前广州的菲佣数量肯定有所减少。

从任小姐的报价上看,在广州,雇请一名菲佣一年起码要花上7万元。而广州另一家叫“三一菲佣服务公司”的王女士也表示,目前广州菲佣的薪酬大概6000元至7000元每月,里面包括每月1000元中介管理费。

“广州玛瑞菲佣服务”网站则介绍称,菲佣来华一般有两种签证,f签证是商务签证,z签证是工作签证。每半年菲佣的签证就会过期了,她们需要到香港、澳门等地面签,中介公司帮她们办签证。

不过,包括广州玛瑞菲佣服务等在内的多家菲佣中介则告诉记者,目前在内地的菲佣大部分签证已经过期。

“菲佣在中国就业仍是政策不允许的”,广州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莫小英说,目前广州的菲佣中介基本都是无执照非法经营,除了中介费十分高昂外,菲佣在雇主家中带来的安全问题难以得到有效保障。“如果本地家政人员被发现有偷窃雇主财物、虐待老人小孩等行为,将被列入黑名单,以后很难被雇佣,这就有一种约束作用。”

“首先雇主财物还是自己要看管好,这种情况没法说不会发生,但我们会尽量将风险降到最低。”对于请一名非法滞留的菲佣在家做家务是否风险大,在王女士看来,其实雇主扣住她们的护照也不是万全之策,“菲佣在全世界的口碑都很好,要相信她们。”

广州同城媒体此前调查就发现:菲佣进入中国“曲线就业”的两条主要途径,一是以教师或是以引进菲律宾籍培训师培训中国保姆的身份来华,实际上提供家政服务;另一条途径——也是绝大多数菲佣来粤采用的方式,就是跟随雇主拿到旅游签证或是名义上受雇于雇主所在的公司,从而办理到工作签证。

6月底,记者以雇主身份与这家中介机构取得联系,其工作人员任婷婷表示,该公司现有几个新来报到的菲佣,目前都在广州待聘,随时可以安排上岗,但月薪都必须在人民币5000元以上。如若成功签约,半年内收取中介管理费6000元,一年内则为9000元。在相应时间段内,雇主若不满意菲佣表现,可以包换人。

在莫小英看来,菲佣的素质确实普遍很高,而且非常敬业,“如雇主一家用餐时,菲佣会很自觉地在一个人在厨房吃,并认为这是她的工作,但本地阿姨就会觉得低人一等,心里憋屈。”家住广州珠江新城的刘先生称,他半年前请了一名菲佣,不管做家务活,还是对人态度上,之前的本地阿姨与她真没法比。

今年32岁的roselyn vargas显得有点腼腆。她告诉记者,自己从菲律宾一所大专院校酒店专业毕业,来中国前在菲律宾国内有过四年的家政从业经验。她曾在深圳一户人家工作过一年,主要负责打扫清洁等,同时负责老人家的饮食。虽然接送雇主一对双胞胎小孩上学并不在其工作范围内,但她还是会帮忙。小孩放学以后,她还会额外教他们英语。

菲佣被称为“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但根据相关法律,她们在中国内地就业仍属非法,记者连日来在广州走访发现,即使在中菲关系紧张、菲佣薪酬十分高昂情况下,处在灰色地带的广州地下菲佣市场仍颇为繁荣,在互联网上可轻松联系上菲佣中介,年薪普遍在七八万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