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女士在北京一家公司担任行政工作

2020-06-08 11:28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支付宝也认为原告的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该公司表示,支付宝亲密付类似于银行卡附属卡。用户为亲友开通后,可以在一定额度内,帮助亲友支付,相当于授权对方用自己的账户消费,不需要再进行提示。亲密付通过用户明确的交易指令进行操作,无法核实指令的真实性。

由于同事当时已登机无法联系,申女士就拨打了短信上的电话。“客服人员”核实其姓名、电话后,又准确说出了孙某的身份和订票信息,申女士信以为真,就按对方要求提供了支付宝账户,以便退还票款。“对方说操作了两次都没成功,又提出通过支付宝亲密付的方式支付,这样会比较快。”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申女士说,由于她初次使用手机银行和亲密付功能,而退机票的事情又很着急,于是就被洗脑了。整个过程持续近两个小时,发现被骗后她立即报警,但至今尚无结果。

在“客服”的指导下,申女士开通了亲密付功能,随后其手机就收到银行的四条划款短信通知,显示被划走共计1.9万余元。认为银行卡被盗刷,申女士立即挂了电话,“客服”随即拨打她的手机,称钱是他们通过亲密付划走的,因申女士挂掉电话影响了后台操作,现在需要把钱再转回来。“对方说亲密付有限额,需要用我的网银转账,我就按她要求开通了手机银行,并填写了对方的名字、银行账户和转款金额。”就这样,申女士又被骗走两笔共9.9万余元。

申女士在北京一家公司担任行政工作。去年8月10日凌晨,她用携程手机app软件为同事孙某预订了两张机票。当天10点15分,她收到署名为东方航空的手机短信,告知一张转机机票的航班因故障取消,请及时致电客服办理改签或退票。

支付宝代理人还表示,原告开通亲密付功能的相对账户只是注册了一个支付宝账户,没有绑定任何支付账户,所以没有实名制。但原告对此认为,所有用户包括开通亲密付的相对方也必须都是实名的。因为支付宝存在制度设计上的缺陷,所以导致原告通过亲密付转走近两万元。该案将择日宣判。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支付宝代理人称,原告在开通亲密付功能时,支付宝向原告手机发布了4条信息,需原告输入验证码及支付密码才知道是其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原告在情绪焦急的情况下,忽略了支付宝多次风险提示内容,没有尽到谨慎义务。“原告在亲密付付款后,开通了网银,填写上了诈骗分子银行账户还有转款金额,充分证明如果没有亲密付,也会发生诈骗事实。”